安徽新闻网乡镇融
合作热线:0551-65179778      来稿邮箱:anhuixzr@vip.163.com
“振作精神,迎接姹紫嫣红的春天”——乡村旅游从业者调查篇
来源: 2020-03-22 12:23:20 责编: 喻寒松

anhuixinwenwang

  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樱花溪畔生态园负责人张忠义辛苦经营了5年的乡村旅游项目一时分文无收。 “旅游接待、餐饮、节庆全部取消,损失几百万。”3月16日,他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。

  事实上,这次疫情对全省乡村旅游从业者来说,都是一次巨大的“考验”:他们有的咬牙坚持,有的坚定信心,有的建言献策。然而,即便前路坎坷难行,他们都会“振作精神,迎接姹紫嫣红的春天”。

  疫情来袭,他们咬牙坚持

  砀山县良梨镇梨苑铭居民宿经营户邵峰:没有收入来源,全家不敢消费。

  眼瞅着就要到一年一度的“梨花节”了。去年梨花节期间,我经营的民宿15间客房提前半个月就被预定了,今年从春节到现在客房一直空着,连网上也没游客预定。没有收入来源,对生活的影响还是很大的,全家老小都不敢消费。希望政府和旅游部门能在疫情结束后,组织一些旅游主题活动,以此带动乡村游恢复生机,我也一定会积极做好服务,吸引更多回头客。

  六安市裕安区独山镇桃花溪畔负责人张忠义:疫情让春节分文无收,也让我及时醒悟。

  樱花溪畔生态园是我们于2015年开始投资建设的,已实现了日接待1000位游客吃住游的建设目标。以往春节期间,日接待游客量都能超出2000人次,餐饮旅游创收可达200万元,占全年营业额的五分之一,然而今年春节却分文无收。

  此前,我们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年樱花节,今年是第三届。从去年开始公司就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为此做准备,但如果疫情一直持续下去,“樱花节”只能停办,这些付出也只能白费了。

  这次疫情也让我及时醒悟,调整了经营策略:不做现代化大面积的产业规划,而实施家庭小农场耕作,不搞楼馆建设,而搭建乡间茅草屋,打造不一样的生活社区,迎接都市“归乡人”。

  八公山区八公传奇文旅集团负责人刘雨果:损失超千万,瞄准新变化做准备。

  我们在八公山区投资2000万元建设了淮南国文旅小镇省级研学旅游基地。 2019年,接待研学旅游2万余人次,主营业务收入3000万元。本来今年上半年预计接待研学旅游2-3万人次,但目前主营业务全面停滞,旗下两家大型饭店也全面停工,总经济损失上千万元。

  为响应政府号召,农历正月初八,我们推出了“八奇鲜生”生鲜配送平台,让客户在线上和微信群下单,由公司派专人和车辆配送到小区门口。此举获得了政府和消费者一致好评,目前平台已服务1万多名客户。

  公司今年的业务受影响是必然的。针对研学旅游业务,全年的销售预期已调整到原计划的40%,餐饮店销售目标也从全年的1000万元调整为500万元。

  目前,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肆虐,我们分析往年的出境研学游可能会转入到国内进行。因此,我们将重点围绕夏令营产品和秋季研学等,进行市场布局和人才的储备与培养。

  合肥市庐阳区三十岗乡崔岗村民宿负责人杨灵君:打击确实很大,我们依然在咬牙坚持。

  春节期间,我们的琥珀轩客栈原本预定火爆,初一到初七都有人包场,但后来都退订了,保守估计损失在10万元左右。我们这个客栈刚营业一年、处于发展期,打击确实很大。

  面对房租、员工工资等压力,我们依然在咬牙坚持。眼下,客栈即将复工,我们会积极联系之前退订的客人,并通过各种渠道增加新客到店的机会。我想,三十岗乡在合肥近郊,疫情结束之后,一定是市民出行的重要选择。

  面对疫情,他们坚定信心

  休宁县祖源村梦乡村民宿负责人庞焕泰:加大投资信心,瞄准康养方向。

  这次疫情,对文旅产业影响巨大。考虑到疫情严重,1日23日我们梦乡村民宿群全额退掉了所有预订的订单。加上停业至今,租金、水电费和人员工资要损失40多万元。

  此外,我们对溪口镇康养老街的投资,原计划元宵节动工。受疫情影响,推迟了20天才开工,这直接导致该项目整体开业时间延期3个月。

  我觉得,这次疫情对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也产生了影响。疫情过后,城市群体一定会更愿意回归乡村,拥抱大自然。这也坚定了我加大投资的信心。下阶段我们将围绕康养这一主题,引进中医理疗、食疗等特色项目,完成康养社区建设的既定目标。

  潜山市水吼镇卧龙山庄负责人葛翔宇:乡村是未来城市的 “奢侈品”,乡村旅游大有可为。

  受疫情影响,1月25日潜山市天柱山景区暂停开放。我们年前储备的物资全部浪费,过年期间客人订单全部退还,直接经济损失达120万元。

  即便无法营业,我也没有闲着。除了从事山庄周边卫生清理以及民宿小型改造外,我还积极学习网上销售、直播带货等农产品销售新模式,为后续工作做准备。

  经历此次疫情,我意识到健康的居住环境和食品对人们来说至关重要,这也更坚定了我的观点:乡村是未来城市的奢侈品,乡村旅游大有可为。基于此,我相信年轻人回归乡村也能实现自己的理想。

  接下来,我们山庄将侧重开发系列农产品,让城市居民在家能吃到正宗绿色无污染的食品,以线上销售线下生产的模式提升企业生存能力。

  我希望政府对中小型旅游企业放松贷款政策,规范景区民宿定价机制,确保大家能良性竞争、共同发展。

  石台县仙寓镇云里居农庄负责人陈招龙:提升企业在互联网时代生存能力。

  我从事乡村农家乐经营,5年来共投资2000余万元,现已打造成省级五星级农家乐一家,2019年营业收入300余万元。

  今年春节与往年相比,住宿和餐饮损失了35万元,农产品年货销售减少了30万元。且部分农产品过期只能报废处理,直接损失又是50多万元。

  疫情对生活也有影响。女儿今年即将“小升初”,疫情期间尽管学校也开了网课,但她年龄太小、自律性较差,与在学校学习效果差距大,学业确实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针对后疫情时代的乡村旅游,我们确定了相应对策:提升企业在互联网时代生存能力,积极用好信息平台发布推广旅游信息、开通网络订房订餐、网络销售产品等。同时,希望政府以及金融、文旅、农旅相关部门,加大对乡村旅游小微企业贷款的支持力度,助我们渡过难关。

  战胜疫情,他们建言献策

  安徽农道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负责人沈欣:返乡农民工是乡村旅游建设“决定性”力量,要用心留住、用好。

  我们公司是一家扎根乡村、主做“乡建”的企业,公司打造的项目有蜀山区“小岭南”、涡阳“辉山村”等乡村振兴示范点。疫情发生以来,公司旗下乡村旅游业务板块损失较大。其中,民宿的入住率和总营收呈断崖式下降,要恢复到往日水平至少需要3-6个月时间。虽然疫情结束后,会带来旅游消费的反弹,但疫情带给人们的心理阴霾不会很快消退。这对乡村旅游业来说是一轮新的考验。

  我们分析,届时选择出游的人们会对人潮涌动的热门景区敬而远之,短线周边游将成为出行首选。为此,公司将通过技术、商业创新以及跨界融合等方式,满足新一代旅游群体个性化、便捷化、体验式的旅游新需求。

  我建议地方政府要用心留住、用好因疫情影响留在家乡发展的农民工,他们有见识、有能力、有热情,是乡村旅游发展能否走上 “康庄大道”的决定性力量。对未来的乡村旅游建设,我认为地方政府可以选取符合一定条件的示范户,出台奖补政策,让农民与政府按比例参与投资乡宿、餐饮等经营主体,带动他们增收致富。

  合肥市蜀山区小庙镇五十墩社区草莓采摘园负责人胡斌:让人们戒掉“坏习惯”,吃上健康的水果。

  看着几十亩草莓腐烂在棚里,我的心仿佛在滴血。

  我觉得,这次疫情也给现代人的生活和饮食习惯敲响了警钟。现在很多年轻人熬夜透支身体,整天抱着手机不运动,导致身体机能失调、免疫力下降;一些丢了“良心”的种养殖户,不顾消费者的健康,把大量使用化肥、激素等的农产品送到市场。希望疫情过后,这样的情况能有所改观。

  今后,我会守好一个果农的本分:保证水果的品质和口感,让更多人吃上健康的水果。

  砀山县良梨镇良梨村第一书记钱泽勇:加强旅游扶贫,防止脱贫户返贫。

  我们是砀山酥梨的核心产区,也是每年梨花节的旅游胜地。今年的疫情,让不少村民和贫困户很难熬。

  我走访村里的脱贫户刘明新时了解到,每年春节过后到梨花节结束,他都会在梨树王景区摆摊销售自家农产品,一个月能卖5000元。今年游客稀少,很难卖动,到现在还有4000多斤酥梨没卖出去。我建议政府要加大支持旅游扶贫的力度,拓宽贫困户、脱贫户农产品销售渠道,以防止返贫现象发生。

  此外,我们这里是砀山酥梨保护区,根据国家现阶段的相关规定,任何保护区内都不允许有生产经营活动,所以我们之前建成的“梨花庄园”综合旅游服务项目也被叫停。我认为,各地应根据具体情况,出台保护区内旅游开发的指导性政策。(安徽日报农村版融媒体记者 王逸群

 


   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