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新闻网乡镇融
合作热线:0551-65179778      来稿邮箱:anhuixzr@vip.163.com
“熟悉的吆喝声要回来了”——个体工商户调查篇
来源: 2020-03-22 12:19:15 责编: 喻寒松

  

anhuixinwenwang​     个体工商户被称为“微型经济细胞”,他们是街头的小卖部、是巷口的水果摊、是楼下的理发店、是集上的早点铺……一直以来,靠着一声声吆喝,个体户养活了自己和家人,也让市井巷陌多了人情味。

  但平淡的市井生活在疫情发生后被打乱:农资店的肥料进不来,小超市的囤货卖不出,婚庆店的订单被取消,水果店的门面被关停……本报记者日前连线10位个体工商户发现,面对或多或少的损失,没有人一蹶不振。对于未来,他们应时而变,顺势而为,胸有成竹。

  春风如贵客,一到便繁华。熟悉的吆喝声,要回来了!

  面对疫情,他们有人高兴有人愁。境遇有不同,信心却相似。

  舒城县万佛湖镇超市老板汤彩云:水果生意比往年火爆,但电动车一辆没卖出去。

  这个春节,我一直很忙。儿子、儿媳、女儿和老公都在店里帮忙,可还是感觉人手不够。春节期间,我的超市每天都要营业到晚上八九点。

  我的超市主要经营水果,还卖些生活用品。由于很多人返乡后滞留在家,水果需求量很大,经常有人来整箱购买水果。我家进货没受太大影响,可能是舒城一直零病例,交通限制没有那么多吧!

  我的超市生意没受到影响,但丈夫经营的电动车店损失很大。电动车往年春节卖得火,今年一辆也没卖出去。

  我平时喜欢跳广场舞,但在农村很难找到合适的场地。疫情结束之后,我建议国家在农村修建更多的健身场所,让群众多运动,强身健体,增强免疫力。

  浙江绍兴家电回收店店主赵大勇:2个月未开门,损失10多万

  我老家是五河县的。多年来,我一直在浙江绍兴打拼,在那边开了一家旧家电回收店。我从腊月就回了老家,一直呆到现在,这几天正在准备复工手续。

  我的店快2个月没开门了,损失至少10多万吧。除了没有营业造成的损失,还要继续支付场地租金和店员工资。但这些损失可以慢慢挣回来,我很支持各地采取的防疫措施。在老家这段时间,我也在转变经营思路,想着把部分业务转移到线上。我发现,好几个网络平台上可以发布收购旧家电的信息,准备回绍兴后,把部分精力投入到网上。

  怀远县常坟镇五路村街道农资店店主李传力:疫情防控期间进货难、卖货难。

  我经营农资店10多年了。今年,因为疫情防控,很多地方设置了交通管制卡点,导致出现进货难、卖货难的情况。

  我是贵报老读者,发现这些问题后,我及时和贵报记者取得联系。经过贵报协调,我们这里放开了农资产品货运限制,我的难处也及时解决了。

  疫情结束后,我将学习更多植保技术,更好地服务周边农民。今后希望更多高科技产品走入农村,让农民种地不再难。

  肥东县店埠镇婚庆店老板陆勇:新人婚礼全部延期,损失可控。

  往年整个正月,都是最忙的时候,但今年,我却在家宅了一个多月。我经营一家主营婚庆、婚车和鲜花的门店。因疫情原因,店里的婚庆、婚车订单全部延期,也有部分新人直接取消了订单。

  从正月初二开始,我便开始密集联系之前在店里预约的新人,要求他们延期举办婚礼。多数新人都理解,也有一些人刚开始不理解,后来主动打电话来推迟了婚礼。

  店里的订单大多只是推迟,因此不好计算损失。但往年正月,一个月挣两三万不是问题。今年在家一分钱没挣到,还要支付房租,好在店的规模不大,损失可控。

  今年没活干,正好在家陪孩子。女儿还在学说话,这一个多月时间里,我教会她喊“爸爸”了,这算是疫情期间最大的收获吧!

  目前,我最想开车自驾去皖南旅游。妻子家在皖南,今年没有回娘家拜年,早想回家了。此外,今年的旅游业受冲击大,希望能为旅游业恢复元气出点力。

  随着各地加快复工复产,他们纷纷打开店门,迎接充满希望的春天

  怀远县常坟镇超市店主李秀莲:期待贷款不再难!

  我还欠着七八十万元外债呢!希望记者能帮呼吁一下,放宽我们个体户的贷款条件。春节之前,我囤了5万多元货,如烟酒、水果礼盒、牛奶饮料等。为了卖掉这些货,我发动亲友在朋友圈里转发。但今年没人走亲访友,自然迟迟卖不掉,资金就被“绑”在里面,手头没了流动资金。

  我已经不好意思向亲友借钱了,因为几年前开店时借的钱,至今还有不少没还上。我也想从银行贷款,但无奈不够条件,只能向民间放贷者借钱。

  我们个体户贷款很难,要求多,限制也多,希望国家能出台政策,支持我们这个群体,让我们贷款不再难。

  合肥庐阳区水果店老板王向东:希望能免掉一些房租。

  我出生于1996年,在合肥市庐阳区经营一家水果店。我加盟的是一家知名连锁水果店。按照总公司要求,我们年三十和正月前几天都坚持开门营业。那时候,合肥防控措施还未升级,很多人出门买水果。

  后来,管控升级,我只能暂停营业。为此,我和几个店员决定送水果上门。我加了很多小区的业主团购群,只要有人下单,哪怕晚上10点多,我也送货,努力能把损失降下来。

  由于店面临街,房租每月高达11500元。停业之后希望房东能免掉一些房租,但结果让人失望。我的一个同行朋友,为让房东降低房租,特意备了2000多元的水果送给房东,没想到被冷冷地拒绝了,让朋友十分尴尬。

  2月份结束后,我算了一下账,大概刚好保本。目前,我的店面又恢复营业了,希望3月份能挣钱吧!

  蚌埠市淮上区沫河口镇蛋糕店老板刘汉东:孩子上网课,让我很头疼。

  我是农村小镇上开蛋糕店的,今年的疫情对于我来说,影响有限。因为蛋糕店没有堂食服务,都是客户电话或是微信预定,我做好后直接送上门。

  虽然生意影响不大,但在生活方面,孩子要上网课,让我很头疼。第一,要上网课,却没有课本,孩子们只有拿着手机看电子教材。但手机交给孩子,我又担心孩子玩游戏。同时,上网课也影响孩子视力。

  我想,教育部门以后能否在学生放寒暑假时统一发放下学期的教材,这样可以让孩子提前熟悉课本,也可以应对突然而来的网课。

  2020年,我还是按部就班经营好蛋糕店。有机会的话,就外出学习蛋糕制作新技术。

  疫情未去,他们早早谋划,应时而变,追赶希望的明天

  合肥市经开区理发店店主李斌:让妻子来店帮忙,扩大业务范围。

  我是肥西人,今年31岁,5年前从上海学艺归来,在合肥经开区一处居民小区边开了这家理发店。店的规模不大,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忙。小店生意一直很好,我也在合肥买了一套房。

  我的店农历腊月29晚上才结束营业。按照原计划,正月初八恢复营业。但受到疫情影响,直到农历二月初二,才重新开门。停业期间,我的损失大概1万多元。这在我接受的范围之内,毕竟正月本来就是理发行业淡季。

  复工之后,来理发的人实在太多。为此,我决定,让顾客提前预约,否则一概不接单。因为预约后,我才好控制店里的人流量。

  疫情结束后,我打算让妻子到店里帮忙。除了理发外,妻子可以做一些护理、美容、美甲等服务。理发店开成夫妻店,早日把损失挣回来。

  肥东县石塘镇饭店老板宋明:支持禁食野味,更换饭店菜单。

  多年来,我一直在外打工创业,有了一些积蓄后,便回到老家,在村口开了一家饭店。今年春节,我的店本来已经预订满满,但疫情突然发生,这些订单全没了。

  在政府发出通知之前,我就自行给客人打电话,主动把订金退了回去。在取消订单之后,我把年前备货拿出来送给亲友,损失的确严重。

  直到现在,饭店仍没有营业,由于农村也没人叫外卖,我只好放厨师一个长假。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家陪着80多岁的母亲,陪她在村里散散步。我认为家人健康比金钱更重要。

  为了吸引顾客,我家店招上之前印有“山珍野味”字样。现在全国禁食野味,我们肯定要支持,因此,我决定删掉“野味”字样。没有了野味,店里的菜单也会更新。

  今年,县里规划建设的一条“山水旅游大道”经过我们村,这条路可直通合肥滨湖。相信大道修通后,我的饭店生意会越来越好!

  枞阳县麒麟镇农资店老板方瑞银:疫情结束后,我要多元化发展。

  这次疫情,让我意识到,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我决定把老家的几亩地种上瓜蒌,还要买2万只鸭苗,发展养鸭。多元化发展,才能最大限度降低经营风险。

  我是镇上最早一批开农资店的人之一。此次疫情,给我造成1万多元的损失。因为店里一直缺货,造成了顾客外流。

  虽然决定实行多种经营,但无论是卖农资,还是种植养殖,都属于农业领域。而农业领域抗风险能力一直很弱,因此希望国家继续加大农业补贴力度,比如规模养殖补贴、农业保险补贴等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(安徽日报农村版融媒体记者 陆杨

 

    相关新闻